当前位置:博猫游戏 > 自然科学 >

张柏春:我国科技史学家的学术使命—新闻—科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张伯春:中国科学史家的学术使命 - 新闻 - 科学网

  截至2016年底,中国科学院自然历史研究所在北京举办了中国科技史学者的使命与实践研讨会,庆祝中国科技史研究成立60周年。来自海峡两岸的41所高校,科研院所和文化,文化机构的200多名专家学者聚集在一起,全力打造我国科技史的历史,探讨中国科学技术的历史使命历史学家,强烈的发展愿望。

  30年来,随着中国科技史研究的逐步多元化和国际化,中国科学史学家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面临的问题是什么?他们应该承担什么样的学术责任和使命?如何回答这些问题可能是一个意见问题。为此,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所长张佰春向记者介绍了他对中国古代科学史的三个方向,即中国科学史的学术使命当代中国的科学技术和世界科技史。

  探索创新的传统

  司马迁研究天地之际,古代与现代的变化体现了历史学家的崇高使命。 60年来,我国第一,二代科技史家利用自己的奉献精神和积极性,履行了科拉历史上的科技史开放的历史责任。

  鉴于中国科技史上最早,最成功的古代科技史,张柏春说,将文学,考古资料,现场研究,实验研究相结合是今后学术界的责任和数据分析追踪古代知识体系结构的逻辑,深化对科学技术知识史,思想史,社会史和文化史的研究,从而提出更多新的学术问题和见解。

  毫无疑问,科学史的科学家的责任包括认识我们的文化传统。多年的经验使他意识到,用新的方法和技术进行研究是巩固古代科技史上主导地位的重要途径。

  今天,古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应该利用数字技术和大数据方法。张伯春认为,中国古代科技史研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中国科学技术史”,与李约瑟的作品相当,是由自然科学史,但目前学术界知之甚少,他强调今天的古代科学技术史需要以文献考古材料的研究为基础,解决一些重要的学术问题在现代科学技术的帮助下。

  另外,目前学术界仍然局限于对科技书籍的很小一部分的深入修改,诠释和研究。如果要系统地拓展和深化科技图书的整理与研究,张柏春毫不犹豫地表示,学者们也迫切需要引入这些高水平学术研究的新思路和新方法,更加关注科技图书的内容。知识和背景深入解读。

  张伯春期待着未来科技史,考古界,文化界和科技界的广泛合作。实际上,科学史家可以充分利用的考古材料只是我国考古文化部门收集的文物的一小部分。他指出,考古资料方面,随着考古工作的不断推进,科学技术上的遗迹也越来越多,在技术上也是最重要的。许多考古发现,如成都尚汉墓出土的“算术书”和“提花”模型,为研究科学技术史提供了宝贵的史料,在相关课题的研究上取得重要突破。

  民间传统工艺和科学知识在当代文化遗产中存活下来,为科学技术史研究提供了新的信息,弥补了文献资料和考古资料的不足。张伯春说,今后学术界应继续从科学技术史和人类学的角度去研究和区分传统的技能和知识,这将有助于充分理解我们的科学技术传统,为理性提供理论依据选择和保护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 。

  为深化过滤器奠定坚实的基础

  对当代中国科学技术史的研究不仅要求我们学者掌握科学技术知识和多种语言,还需要国际合作来解决跨文化,多语言的问题。到目前为止,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科技史学家对于晚明至晚清西学的发展进行了不断的研究。天文学,数学,力学,化学,地理,科学仪器,枪械,造船,冶金等历史学方面做了一系列的专题研究。

  中国科学史家也对民国时期的科学技术史进行了专门研究和综合研究,包括数学,物理学,天文学,化学,地质学,生物学,造船,航空等学科的历史研究机械装备,武器装备,纺织装备,还有中央研究院,北京研究院,中国科学社,中国工程师学会等机构和社会组织的历史,以及工程教育和科技政策的历史。然而,张柏春说,迄今为止,近代中国科学技术史研究的学术基础仍然薄弱,学术空白较多。

  20世纪下半叶,中国科技发展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其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更加突出。据介绍,虽然有学者对新中国科学院的物理学,数学,地理学,技术史和历史学等方面进行了一些专题研究,对基础史料和学科史的发掘和整理,社会历史和一般历史主题研究过于分散,存在许多盲点。张伯春肯定,今后一段时间,科技史学家没有条件撰写中国现代科学技术的综合史,工作的重点应该放在历史资料的挖掘和整理上并进行了大量专题研究,还做了相关行业的遗产研究。

  未来中国现代科技史,张伯春期待,可以在“中国现代科学技术史研究丛书”的基础上,这样的工作,来创造历史,社会史,文化史和深化或归档的综合历史,其中包括殖民地的科技史。

  另一只眼睛了解世界

  世界科学技术史是中国科技最薄弱的地区,人才差距也是最大的。尽管在语言和历史资料方面有困难,我们可以从对方的角度看待外来的科学技术的发展,提出自己的学术问题和意见。苏联学者侯赛因开创了国外对牛顿自然哲学数学原理研究的先例,对于世界科学技术史来说,张伯顺充满了期待。

  在他看来,面向未来,我们年轻的科技学者要超越前辈,树立信心上一个台阶。

  年轻学者应该学习几门外语,阅读更多的国外原创文献,在世界科学史上做前沿研究,发表外文论文,为国际学术界贡献新知识,得到国际同行的反馈。张柏春直言不讳。

  迄今为止,在世界科学技术史上,科学技术史和科学哲学史的学者已经把一些关于科学技术史和经典科学技术的经典着作翻译成中文,并撰写了“20世纪科技发展简史”的知识和纪律传播做出了突出贡献。

  实际上,把中国的科学技术看作是世界文明的一部分,并以此作为研究国内外知识传播史及其比较史的基础,便于我们熟悉科学技术在中国的历史,为研究世界科学技术史找到一条转折途径,也拓宽了中国科技传统的国际视野。张白春认为,在国际合作的帮助下,原始文献环境日益开放,我们的学者可以更好地克服语言障碍,善用国外的资料和史料,完善学术问题,研究世界科学和技术。

  中国学者有责任将科学技术史研究推向更高层次,使国际同行能够更好地了解中国的学术成果,通过国际合作解决跨学科,跨文化,跨区域合作的复杂学术问题。

  张柏春的科学技术史研究需要有扎实的历史资料和专题研究基础,中国科学技术史应积极改进研究范式和方法,或提出新的解释模式,仔细确认历史事实和史诗宏观叙事。今后,我国科学技术史可以重建中国科学技术史,勾画世界科学技术的发展脉络。

关键词: 自然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