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博猫游戏 > 社会科学 >

让科研经费成为创新“助推器”—新闻—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科研经费成为创新“助推器” - 新闻 - 科学网

  2016年7月,中国办公室和国有办公室就进一步完善中央财政科研项目资金管理政策发表了多项意见。 (以下简称“意见”)对研究人员的一系列松动+激励政策表示赞赏。

  全国政协委员,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财政部金融研究院院士贾康一直关注中国目前的科研经费管理制度,今年两会期间他告诉“中国科学新闻“记者表示,在”意见“出台后,他将更加关注政策的落实。在走创新型国家道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科研经费管理符合科学规律的同时,要更快更好地服务于科技创新。

  我们应该把国家的钱花在刀上

  什么是科学研究的法律?据全国人大代表,华南农业大学副校长吴红介绍,科学是要发现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科学研究也是不可预测的。

  早在2015年,两会就建议吴红应当将现行的财务发票报销制度改为预算决算制度,实现科研经费的科学管理。但当时有关部门回复说这是不现实的。吴红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2016年两会期间,贾康提交了“关于科学研究和深化对横向资金管理的规定”的提案,事后没有收到书面答复。相反,他得知这个建议已经提交有关部门作为委员的建议,贾康认为当时问题还比较棘手。

  2016年7月,中央,国务院联合下发的“意见”提出了科研经费预算调整,经费投入比例,支出范围,科目设置等一系列放宽和激励措施,受到科学研究人员的欢迎。

  吴红对劳务费的规定印象深刻。根据“意见”,劳动力成本没有比例限制,即参与项目研究和项目招聘的人员都可以支付劳务费用。 “意见”条款虽然没有具体落到实处,但有关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吴红说。

  今年初,吴红等5位教授申请了广东创新团队300万元项目。根据“广东省推进自主创新(修订)规定”,2016年3月,劳务费按40%计算,即120万元,经过团队协商后报告只有80万元。

  吴宏具体讲述了他们的计算过程:五年研究周期,平均每年16万元,项目组40人,实际年人均4000元。把刀花在国家的钱上,让金钱发挥最大的作用,国家也应该相信知识分子。吴红说。

  中央放走十步,哪里只敢走五六步

  尽管吴红认为,广东省最新科研经费管理条例已有较大改善,但与“意见”规定的劳动成本预算的比例限制仍不相符。北京也有类似的情况。

  2016年9月,北京市在全国颁布了首个地方“实施意见新政策”,“关于进一步做好金融研究项目和资金管理的若干政策措施”(以下简称“办法”)。

  随后,北京市农林科学院根据北京市政府“意见”,“措施”等有关政策的有关政策要求,制定了一系列科研项目经费管理办法。但是,他们在制定这些要求时遇到了不一致的说法。

  虽然“办法”规定在间接成本中消除绩效支出的比例,但额外的绩效处罚只能用于项目组成员。 “意见”提出要取消绩效支出比例限制,要求绩效支出安排和科研人员对项目实际贡献的联系。

  这是比较暧昧的地方,也是需要探索的地方。北京市农林科学院项目管理部门人士告诉记者。经过调查和讨论,最终他们做出了妥协的决定,反映在今年1月初推出的管理方式上。如果这个研究项目是国家级的,那么就按照中央政府的政策来管理,如果是北京的一个研究项目,按照北京的政策管理。

  科研经费改革的配套措施尚未出台,取得有效成果仍然困难重重。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张伯伟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贾康也一直期待有关部门的科研经费管理细则尽快出台。但目前尚不清楚,贾刚认为,有的政府没有采取积极措施解决令他们困扰的问题。

  但是,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农林科学院院长李成贵认为,很多单位都没有自用脚的政策,不解放思想。他们只是盲目追求风险最小化。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央政府走了十步,但地方一般只敢走五六步。不过,李成贵也承认,改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同时授权,但监管线不可松懈。张百利认为,要加强对科研经费使用情况的监督,确保资金规范,安全,有效。

  依靠制度供给激发科技创新潜力

  据李成贵介绍,科研经费管理要在风险管理的基础上,坚持便利高效的原则。要尊重科学家,尊重科学研究的规律,减少外部强迫力量在科学研究中的过度干预。

  事实上,行政干预过度所导致的权力寻租行为已经受到了长期的批评,而不正确地使用科学和功利主义观念破坏了科学研究的外部社会环境和文化氛围,破坏了科学的内在伦理规范社区。

  可以说,现在不仅是科研经费问题的数量,不仅科研经费管理问题,还有创新的文化问题。李成贵说,全社会要弘扬科学精神,树立创新文化,施肥创新土壤,净化创新环境,营造浓厚的科研氛围。

  作为地方科技负责人,全国政协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黄日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了广西科研经费管理创新情况记者从中国科学新闻网报道,从2016年开始,广西首次实施项目一次性资助申请一个季度,即不必申请一个项目抢时间,理论上一批成熟的资金。

  改革的最大亮点是技术经费在财政年度不完全统辖。全国人大代表,广西大学教授陈宝山认为,虽然结果还有待检验,但这种管理方式让研究人员不必花钱,值得推广。

  陈宝山还提醒有关部门评估工作量会增加,不同批次的质量需要重视。重大项目可以分批次,一般项目不应该这样做。陈宝山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只有第三方可以介入才能持久。

  据介绍,广西科技部门正在计划实施正常制度和科研项目应用的项目名单,这两个制度有望于2017年6月正式实施。

  只有打破制度环境的约束,依靠制度供给来激发科技创新潜力,使科研经费真正成为创新的推动力,才能真正走上创新之路。贾康说。

  “中国科学”(2017-03-08第一版)

  \\ u0026相关主题:2017两会特写

关键词: 社会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