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博猫游戏 > 社会科学 >

科普漫画:严肃地搞个笑—新闻—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科学漫画:认真发笑 - 新闻 - 科学网

  科学工作一定要认真,科学传播随着媒体的普及而普及。漫画,动画,现场直播等形式的创作涌现出来,这些新的流行模式受到了不少人的追捧。例如,微信公众号码组合说,你可以快速摆脱高大,晦涩的科学知识。

  去年年初,混合杰作大师陈磊,借助引力波的春风,发行漫画“引力波”。你们两个还没有打开一个战斗,杀气喷我吹了一下。用幽默风格的语言,深引力波的概念变得容易理解,发布日期获得十万读。

  这不是陈雷第一次描绘科普的时候,早在混合唱片开始的时候就有“石头历史剧”和“石头车站”来支撑整个公众号,历史事件,汽车科学都是方便的漫画,两个这个组合也是一群漫画之后收获了不少粉丝。

  然而,这种多言少语的绘画比后者更为可以接受,因为它不符合大多数人的思想和科普书籍的形象,在现在的科普图书在我国的市场,严肃的科学知识是通过非认真的手段推演出来的,正悄然兴起。

  不严肃的表达和严肃的科学

  中国科学院建筑设计研究中心教师吴宝军在2014年翻译了美国一本颇受欢迎的科学漫画“喜剧科学漫画与物理”,该书被评为2014年度全国优秀作品之一科普作品和中国科学院优秀科普作品。吴宝钧认为,快节奏的生活让阅读变得奢侈。人物少,人物少的漫画形式,就是利用时间从残片中学习的特点。过去人们一直认为漫画是为了孩子,漫画的表达方式对于科学来说还不够认真,但是很明显,这两种观点今天都被推翻了。首先,很多漫画读者都是成年人,但不是认真的内容,而是越来越受欢迎,这是时代的品牌。吴宝军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

  这个品牌在这个时代的混合体现的更加生动。 2015年,涂友won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消息传来,人们的目光立刻被理想和感受,国家科研体系吸引,几乎忘记了涂友佑用尽了自己一生的研究青蒿素。

  陈磊抓住这个机会,立即开始了解青蒿素的制备工艺和疗效。陈磊从工程背景来看,这并不容易。在审查了大量的信息并确定每个漫画的内容之后,文章“对疟原虫做了什么? “从少林铁器打破墙面的漫画开始,陈列墙上的裂缝就激动起来,然后他谈起了疟疾,然后谈到了疟疾寄生虫,然后介绍了青蒿素来解释杀毒原理这组漫画中说微信和微博公开号已经启动,它引起了千层浪。在医学界有一个标志微博博客说:我一直是你的脑残,最近一直在模仿并研究你的哥哥风格和科普模式,敬拜!还有文科生写道:写得特别好,活泼有趣,就连我的文科狗也懂。有一位幼儿园老师甚至评论说:如果做成视频,孩子们可以看哦。

  这也使得陈雷在科普方面颇受欢迎。对此,吴宝军对陈磊高度评价:目前从事设计的人员往往对再创作过程缺乏了解。一般的画家不想仔细理解一个概念,然后画画。

  陈雷本人在深入浅出地讲解深刻的概念的过程中承认,花了相当长的时间。陈磊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这一般会经历至少两周,因为包括学习,整理,写作几个部分,每个部分的要求都很高。陈雷继续解释说,科幻漫画中最困难的部分在于对产品至上的概念的真正理解。创作是一种情感活动,使创作者容易陷入欲望的自我表达,忘记自己的创作。这是对大众而言的,只有科学才是人人都能理解的。因此,我明白科普漫画中最困难的部分是知道如何把握读者的需求。

  这个程度之间的平衡在于艺术的创造和关于捏的严肃的科学知识。中国科普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王大鹏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科学普及的关键在于如何制作既科学又科学的科普漫画和艺术。科普创作漫画需要更多的技巧,不仅科学而且艺术。

  陈雷也颇为感动:科学漫画是一个稍微高一点的创作形式,它需要具备一定的艺术创作能力,同时也需要较强的科学素养和学习能力,最重要的是严谨的科学态度只有在这个中间才能取得良好的平衡,才能创造一本好的科普漫画。更重要的是其传播知识的本质是远远低于故事漫画,小说乃至影视等纯粹的叙述。它受到的关注不一定非常高。因此,科普漫画的创作需要孤独。

  在“喜剧科学,漫画和物理”的翻译过程中,吴宝钧还通过互联网纠结整本书看起来更加幽默或严肃对待专有名词。我与范编辑进行了多次讨论讨论,或者决定采取更严肃的直译方式。不仅如此,吴宝钧还建议编辑版面保留英文,这样当人们看到生理故事的时候,也是学习专业词汇物理的途径,一举两得。

  原创科幻漫画仍然需要努力

  尽管中国原创的科普漫画令人印象深刻,但书市最受欢迎的漫画大部分来自外文翻译,其中大部分被归类为儿童图书,一些国内流行漫画即使是3至6岁的小孩也是如此。

  对于漫画只有儿童的认知,中国科学普及研究所科学研究所,中国科学作家协会秘书长陈玲也感到一些沮丧:我认为,对于科学传播来说,无论是普通科学书还是科普漫画书,其本质也不例外,很多人对科普漫画有一个直观的误解,认为是给孩子看的,但是不是,日本人把漫画按年龄分成三个等级,三到十二岁,十二到十八岁18岁以上,大人漫画几乎占了日本漫画产值的一半。

  这种科学漫画和漫画的刻板定位,直接决定了国内科幻漫画的创作者对观众的狭隘定位,反过来导致许多创作者在创作科幻漫画和漫画的过程中缺乏情感,而且,我国科普漫画的警示信号很重,特别是当科普成为漫画创作的目的时,必然会有讲道,导致内容牵强,真实性差。陈玲补充说。另外漫画内容和科普的现象也时有发生。

  中国科普研究所研究员姚立彬从事科普漫画的研究工作。她认为,流行的欧美科学漫画作者关注如何引领读者“对海外市场的好奇心比国内漫画相对成熟,强调科学含量和实用价值;日韩科幻漫画书比吸引读者的丰富而有趣的故事长。相比之下,我国目前的科幻漫画在内容上仍然过于谨慎。他们更关心如何正确传达知识,还需要学习如何激发读者的好奇心。

  为了激发科学和漫画创作者的积极性,中国作家和作家协会计划进行优秀的科学漫画推广和资助。我们鼓励会员创作科普漫画,希望有更多的艺术家加入漫画创作队伍。陈玲说。同时,她还将2016年中国科普作家协会选定的第四届优秀科普奖金奖作为“酷昆虫学科普通科普漫画系列”获得金奖。这是在金刚狼学校的背景下,讲述了各种新奇,幽默的故事,各种昆虫在校园里发生。通过昆虫生动可爱的形象,枯燥的科学知识和幽默漫画的结合,真正具有娱乐性。

  科学的未来将更加有趣

  实际上,科幻漫画在我国历史悠久。许多科普作家创作了优秀的科学漫画,如着名漫画家穆荫堂。近年来,随着媒体形式的不断丰富,科普漫画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特别是在微信公众账号为代表的自媒体平台的帮助下,许多科普漫画回归公众的视角。王大鹏解释说。

  作为科学知识交流的一种手段,漫画和写作在目的上都是普遍的。刚才在阅读的时代,这种文字加图片与纯文本的枯燥,模糊,往往不准确的表达是不同的,这使得信息更加清晰,成本也越来越低。同时很有趣。陈磊想。所谓千胜图,科普漫画相比普通科普文字,更直观,更具吸引力。目前,这是一个阅读图形的时代,甚至是一个注意力经济的时代。大众科学和漫画,通过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合,更能吸引读者的注意力,让他们接受科普和漫画所传达的科学内涵,王大鹏补充说。

  现在,吴宝钧也被翻译成“喜剧科幻漫画物理任务”,准备成为科幻漫画原创作者的一部分。在建筑学院,让他了解一批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设计人才。吴宝军汇集了这些人才:我们正在与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合作,以图片的形式解释百科条目。

  但在吴宝钧眼中,科普普及的普及方式不是科普的终极方式,也不是最好的办法。当未来成为现在时,VR和AR受到强烈的攻击。这些高科技新媒体将很快融入科普媒体,公众的选择将更加多元化,那么如何满足各种公众对科普的需求是关键问题。这是一个人们熟悉的热门词汇,从这个角度来看,首先应该有一个有利于流行作品制作和传播的环境,让公众在需要的时候可以得到无处不在的科普信息,同时,王大鹏说,应该为不同的需求层次创作不同的流行作品。

  点击

  \\ u0026

  中国科学通报(2017-02-17第一版新闻)

关键词: 社会科学